Page 41 - October 2020
P. 41

梅仔粉的滋味
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凃妙沂




             太陽照到屋頂上,她幫阿⺟餵過雞了,阿⺟去⽥裡作穡。她和妹妹兩⼈在廊
             阿⺟的⽵梳放在磨⽯⼦地上⼀敲,敲下幾隻準備逃命的蝨⼦,妹妹樂得咯咯
             ⼼起來。
             妹妹像隻多嘴的⿇雀在她⽿邊講話,吳⼟⽔家的⽼⿈⽜被賣掉了,李春瑰的
             多好多錢回家,⽥淑華的姊姊送她⼀雙⽪鞋,蘇秀蘭…


             「阿姊,」妹妹忽然想到什麼,若有所思的說:「我們家是不是很貧窮?」
             妹,⽼實說她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,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訕訕地⽤指甲
             ⼦在指甲和地板的壓⼒下爆裂開來,發出微弱的鳴咽,那竟是死亡之聲,蝨
             沾染指甲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太陽照到⽔缸了,她和妹妹很快⼜忘記剛才的對話,⼿牽⼿去廟埕玩耍,
             的例⾏樂趣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⾛過蕃薯⽥,⾛過豬舍。⾛過叔叔家,她探頭望了望,堂姊和堂弟不在家
             她回想剛剛妹妹問她的問題,貧窮不貧窮應該怎麼辨別呢?她們家的⼈⼝⽐
             多,豬少,⽜⼀樣多,實在很難⽐較,但是叔叔家有好幾棵⿓眼樹,每年可
             錢,這樣算的話,她們家是不是⽐叔叔家貧窮?她不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⾛著,⾛著,妹妹⾛到賣雜貨的店仔頭就不肯⾛了,死盯著梅仔粉罐瞧,
             強,怎麼拉也拉不⾛,她拉⼀步,妹妹退⼀步,她拉⼆步,妹妹退三步,拉拉
             沒有離開店仔頭半步。
             頭家探頭出來看了,她⼀急,⽤盡⼒氣拉,妹妹絆倒了,⼤哭,像吹⽔螺那
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牽著妹妹⾛過廟埕,有⼈認出她們是哪⼀姓⼈家的⼩孩,她很快把頭低
                     ⾛過⽯頭路,⾛到⾨戶虛掩的叔叔家,她停了下來,決⼼在她⼼⽥裡有如

             草埔,炙熱的感覺⼀直竄升到喉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妹妹還在啜泣。她吞了⼀⼝⼝⽔,拖著妹妹潛進叔叔的家,她有些惴惴不
             如⼀隻巨⼤的怪獸怒⽬瞪視著她,她緊握妹妹的⼿壯膽,向窗外觀望,窗外
             葉,陽光仍然亮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輕搬了張⽵椅架在菜櫥下,然後她站了上去,拉開菜櫥的上層⼩
             盒,取出被壓在底下的⼀塊錢銅幣。她的動作像⼀隻貓,安靜靈巧,⼿握著
             電擊,斯情斯景令她迷惑,彷彿從前曾經發⽣過,⼀種熟悉的感覺流遍全⾝
             今天這件事,才能確定她是疼愛妹妹的呢?
             很快地,她⼜回復平靜,安然從⽊椅上落地,妹妹正瞪⼤眼睛瞧著她,那是
             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應該是嬸嬸的錯,每⽇下⽥作穡時,總要招呼堂妹把⼀塊錢放在便當
             久,連她也都熟知此事,⼀塊錢是⽤來做為急⽤的,她感覺迷惑。她吩咐妹妹
             著,然後她拔腿就跑,⼀路跑到店仔頭才停住,直喘了好幾⼝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對頭家亮⼀亮銅幣,指了指梅仔粉罐,頭家⽤紙袋細⼼包好,她頭也沒

             掉,不跑不⾏,雙腿像乩童起乩般顫得厲害。
   36   37   38   39   40   41   42   43   44   45   46